一枚特别的钻戒

  一

  

  国庆节,在我的建议下,公司搞了一次员工及家属的大聚会。舞会开始了,尚总满面笑容地走过来,将手伸向了妻子。尚总的妻子也伸出了她那纤纤玉手。我突然发现,尚总的妻子手指上戴的正是那枚漂亮的钻戒,在彩灯闪烁之下,显得更加璀灿夺目。

  

  只有我心里明白,这枚钻戒里蕴藏着一个故事。

  

  大学毕业后,我有幸到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做了总经理秘书。虽然我工作能力强,月薪也比较可观,但最终我还是走出了那家公司的大门。那天陪客人喝完酒后,我的秃顶老总趁我没注意,一下将我拥在怀里,将他酒气喷人的嘴凑到我的脸上。我强行推开了他,跑开了。那一刻,我就知道我必须辞职。我可不愿做老板的女秘书兼他的中国情人。

  

  几天后,我在网上看到一家与通讯有关的IT公司招聘文秘,便决定去试试。在众多应聘者中,我的运气似乎特别好,我被公司聘为总经理秘书。

  

  此后我便开始了和尚总一起工作的日子,我的工作其实很杂,要帮他应付各种行政事务,会见客人、起草文稿、洽谈业务,有时还要和他一起陪客人吃饭应酬。虽然我对公司的具体业务还不十分了解,但在原来的工作经验基础上,加上我勤奋好学,很快我就能得心应手了。

  

  三个月后的一天,尚总特意请我吃西餐。我们边吃边聊。尚总直夸我工作能力强,能很快适应新的环境。他说:“我一直苦于找不到能干的人帮我。晓娜,从明天开始,你做我的助理,怎么样?工资再加3000元。”尚总举起了他手中的香槟酒。

  

  这有些出乎我意料。当然,我也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晋升机会。沉吟一下,说:“好,我就干了这杯酒吧。但愿不让您失望。”

  

  几杯酒下肚,我突然听到尚总一声微微的叹息。

  

  “有什么事不开心啊,尚总?”

  

  “还能有什么,事业和家庭不能兼顾呗!”他抿了一小口酒,“我们家那位总是嫌我回家太晚,认为我心里没有她……我实在是太忙了。竞争这么激烈,稍一松懈,我们就会被对手挤垮,可是她不理解……其实我有时也很脆弱,需要有人给我支持和鼓励……”尚总的眼里浮现出一层雾一样的东西。

  

  我极力安慰他,并劝他抽空多和妻子交流感情。又陪他唱了几支歌,终于,他的情绪好了一些。他带有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也许我不该对你说这么多。不过,你真的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。”

  

  二

  

  那段时间,有好几个城市的电信部门和我们有合作意向,只要谈成一笔,就是几千万的业务,但拉到一笔业务也不容易。为了活跃气氛,尚总除了带上一位管技术开发的副总,也总是拉着我一起去。我们坐着飞机四处颠簸,平均每天跑一个城市,到了目的地就争分夺秒地约人谈事、吃饭,有时还得陪对方打牌(这也是一项工作)。

  

  这次出差跑了一个多星期,我也加深了对尚总的了解。我发现尚总的言谈举止很有分寸,生活上也很严肃,而到了社交场合,他又是那么幽默机智。我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好老板。

  

  回北京不久的一天,快下班了,我因有事出去了一下,回来时,突然听到尚总的办公室里有争吵声。只听一个女人用尖利的声音嚷道:“你一天到晚不回家,别以为你在外面干的事我不知道!你今天说清楚,到底还要不要我们娘俩!”

  

  我知道这是一场激烈的家庭战争。为了避免难堪,我赶快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

  第二天,尚总向我谈到他的妻子。他说妻子原来在医院工作,因为经常上夜班,身体越来越差,只好在家做了全职主妇。不知为什么,她现在特别多疑,总怀疑他有了第三者,三天两头跟他闹。前两任秘书就是因为忍受不了她的猜疑而辞职的。从他的语气里,我能感到沉重和无奈。末了,尚总深深地凝视着我,郑重地说:“晓娜,答应我,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不要离开公司,好吗?我的事业需要你这么一位能干的帮手。”看着他满含希望的目光,我有几分不忍,只好点了点头。

  

  此后,尚总对我越来越关心了。他说以我总经理助理的工作�绩,工资偏低了一些,于是主动给我加了几次薪。他常常单独请我吃饭,还开车送我回家。我怕别人说闲话,想拒绝他,可他太执着。有时他还请我到仙踪林喝奶茶,他说特别喜欢那种氛围,草编秋千椅,石头的墙或者是楼顶上面爬满的绿叶,还有奶茶异常的芬芳,给人古朴安详又温馨的感觉。每当这时,我就会发现尚总那双大眼睛里闪出一丝柔情,他默默地看着我,直到看得我脸红心跳,低下头为止。

  

  面对这份情感诱惑,我有些芳心大乱。尚总确实是个深沉而有魅力的男人,我对他也有好感。但是,理智告诉我,他是有妻子孩子的人,他和妻子之间也并不是没有感情基础,只不过因为缺少沟通才产生了矛盾。这种矛盾并不是不可化解的。作为他的女助理,我必须注意分寸。如果我想逃避他的感情,又不想再跳槽,就必须在尚总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之前,冷静地处理好这件事。否则,我要么就范,要么辞职。

  

  三

  

  一天,尚总在一份文件上签完字后,突然对我说:“我岳母病危,妻子想让我和她一起回厦门几天。可我又放不下手中的工作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  

  “去吧,尚总,您应该去的。如果放心得下,公司的事情就交给我吧!”

  

  尚总略加思索,点点头:“那你帮我订两张机票。”

  

  我正待转身,突然看到尚总桌上摆着他和妻子的身份证,他妻子很漂亮,一双大眼睛正默默地望着我。也许是同为女人吧,那一瞬间,我突然感到了他妻子的寂寞和孤独。我默默记住了她的生日:12月20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