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让那些悲伤慢慢沉到心底

  我只在他建的新房里住过一周

  

  2021年3月8日晚上9点多,我刚刚给父母贴完膏药,突然听到孙子在门外大喊:“奶奶快开门,爷爷头昏得很厉害,你快过去看看!”

  

  我家距离父母家只有200米,我拔腿就往外跑。推门进去一看,老公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淌。我先是帮他解开衣扣散热,他连着说了两句“热呀,热呀”就咬紧牙关,不再说话。我见他脸色苍白,赶紧拨打了120。

  

  到医院后,经医生全力抢救,老公慢慢恢复了正常呼吸,我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

  �万没想到,第二天凌晨2点,医生通知我,老公因大面积脑梗丧失生命体征,瞳孔散开,已经脑死亡了。

  

  我不敢相信老公就这样离开了,他才58岁呀!我哭喊着请求医生再救救他,花多少钱都可以,只要他能够醒过来!

  

  他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离开呢?

  

  家里的新房才建成,眼看好日子来了;小女儿7月研究生毕业,工作已经找好了,他还没有享到她的福;大孙子刚满10岁,小孙女还在读幼儿园,他那么爱他们,还没有爱够;他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要照顾,他做儿子的责任还没尽完……

  

  那天,老公静静躺在病床上,身上插满各种管子。他的脸有一点点红润,我贴近他的胸口,还能听到心跳,他的身体依然柔软而温热。尽管医生已告知回天乏术,但我还是坚持让他继续留在医院。我固执地以为,只要心跳还在,就还有一丝希望。

  

  可是仅仅一天之后,我再次去病房看他,他脸色的红润就不见了,眼睛和嘴巴开始有些肿,身体也慢慢僵硬。第二天上午9点多,我和孩子们把他接回家。中午12点左右,他的心跳停止,永远离开了我们!

  

  我哭得声嘶力竭。

  

  除了悲伤,我心里还有深深的内疚和自责。

  

  我家姐妹四个,我排行老二。当年,大姐中专毕业后在城里当老师,两个妹妹也考上大学,只有我一个人高考落榜后在家务农。家里没有男孩,给父母养老的责任自然就落在我的身上。

  

  我21岁时和同村的老公结婚,夫妻感情很好。老公是一个勤劳、能干、通情达理的男人。考虑到我的父母需要照顾,他就把我们的房子建在我娘家附近。这样,我们就可以和老人相互照应。

  

  这些年,父母渐渐老去,一转眼就快90岁了。我们姐妹商量,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。由我照顾父母,大姐和两个妹妹每月一共给我开6000元工资。于是,我搬去和父母住在一起,每天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。

  

  老公常年在外包工程,去年承包的工程离家不远。于是,他一边管理工地,一边着手给家里建新房。

  

  他傍晚从工地回来后,和我们一起吃晚餐。旧房拆除、新房在建的那几个月,和我一起住在父母这边。直到2020年底新房建好,他才又回到我们自己家里睡觉。

  

  老公其实不想长期分居。有一天晚上,他试探着对我说:“爸妈现在状况还好,其实不用你每晚都陪着吧?”话确实说得在理,但我怕万一父母晚上出事,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父母那边了。

  

  我的父母原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。可是年老体弱之后,脾气开始变得有些古怪,动不动就要死要活。他们恨不得我时时刻刻都守在家里,只要半小时没见到我就不高兴。姐姐和妹妹不常在身边,他们的这些坏脾气,我只能独自忍受着。

  

  老公刚查出糖尿病和脑动脉硬化之后,我就催他再去做检查。一则因为工地和家里建房事情太多,二则没重视,他一直拖着没去。我曾决定亲自“押”着他去检查,可是和母亲说要陪老公去医院时,母亲突然说起风凉话:“他又不是小孩子,还要你陪?”我看母亲不高兴,也就没再提起。

  

  老公去世之后,我每天都在后悔:如果我早早陪他去医院做检查、按时服药,说不定他就不会突发脑梗,不会这么快离开我们。

  

  从搬家到老公去世,我和他一起在新房里同床共寝的时间,只有一个星期。这于老公是遗憾,而于我不仅是遗憾,更是内疚。我太对不起他了,我不是一个好妻子!

  

  人活着,还有许多责任需要承担

  

  悲伤和内疚像两座大山压在我的心口,时时作痛。我白天食不知味,晚上整夜失眠,精神恍惚。短短几天,头发就白了一半。

  

  老公去世一周后,大女儿要回省城上班。她放心不下我,就让我和小女儿先去她那里住一段时间。我父母那边,姐妹们只好请保姆来照顾。老人和保姆处不来,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。

  

  住在省城离了家,便不会睹物思人,我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,但心里依然堵得慌。小女儿正在撰写硕士毕业论文,父亲的突然去世给了她很大打击。她一度想去学校申请延迟一年毕业。

  

  那天,我和两个女儿清理家里账目,建新房加上老公的丧事,竟然欠了15万元外债。

  

  大女儿默默地低下头,什么话都没说。她和女婿都只是普通工人,有两个孩子,一个读小学三年级,一个上幼儿园,经济上捉襟见肘,我理解她的难处。

  

  一直以来,小女儿都比姐姐更有主见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决定回学校完成论文与答辩,尽快上班挣钱还债。那一刻,我特别心疼她,别人家差不多大的女儿还在父母面前撒娇,她却是一毕业就要承担起家里的重担。

  

  我开始反省自己:作为母亲,在她们的父亲倒下以后,不仅没有努力撑起这个家,为女儿们遮风挡雨,反而让她们为我担心,怎么算得上一位好母亲呢?

  

  我还不到60岁,身体健康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在最艰难的时刻,我应该做一个好榜样,引领孩子们去克服各种困难。

  

  我支持小女儿尽快返校,同时打电话给大姐,请她辞退保姆,我会尽快回去照顾父母。

  

  老公去世之后,母亲肠子都悔青了,恨自己当初说那些不好听的话,恨自己没有催我陪他早去医院检查。二老在家里,也是天天叹气,时时自责。

  

  那天,我刚下车,远远就看见年迈的父母坐在大门口朝公路的方向望着。看到我后,他们不约而同站起来,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向我走来。

  

  我离开不足一个月,父母却仿佛衰老了好几岁。他们像小时候那样抱住我,我们仨都哭了。

  

  父母心疼我、担心我,也依赖我。我就是他们的一根拐杖,我不在他们身边,他们就失去了依靠。这对年迈的父母而言,又何尝不是一种巨大的伤痛?

  

  老公已经离开了我们,我纵然再痛苦、内疚,也不能让他活回来。他走了,但生活还要继续。年迈的父母、年幼的孙子还需要我照顾;小女儿才刚刚走入社会,还需要我的支持。一个人活着,总有许多责任需要承担。

  

  正值春天,我像往常一样扛起锄头出门了。该整的地,该播的种,一样没落下。种子开始发芽,菜苗一天天长高,长出大大的叶子,菜地里很快又是一片青绿,我又一次看到了希望。

  

  到了仲夏,黄色的丝瓜花、白色的辣椒花、紫色的茄子花都开得很热闹,绿色的丝瓜和黄瓜结在藤上,辣椒一串串挂在树上,菜园子里生机勃勃。

  

  2022年春节,已经工作的小女儿陪我一起过年。大年初二,大女儿和女婿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回来了。孩子们的欢笑驱散了家里的悲伤,让这个家终于有了年的味道。

  

  我的心里慢慢有了欢喜,那些悲伤慢慢地沉到心底。

  

  我想,这应该也是老公愿意看到的吧。一大家人依然努力地生活,就是对他最好的怀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