嫂子的爱情

  柴米夫妻

  

  嫂子是中医,我哥是西医。嫂子漂亮能干,晋升得快,33岁就已经是主任医师了,我哥还只是个副主任医师。

  

  嫂子是个很会折腾的女人,她的老师是一位重量级的名老中医,常常在事业上帮助她。而我哥呢,他所在的胸外科常常有心脏手术,一个手术好几个小时,拖班和挨饿是家常便饭。我哥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,任何时候都要立即赴命。

  

  我哥不收红包,所以收入很少。他爱老婆的方式就是做家务,而嫂子觉得这是最没出息的举动。我哥对于男欢女爱的事情,从生了孩子之后就失去兴趣,不解风情。嫂子有时建议他吃吃中药,滋补一下。他都坚决地退却:“我不信你们中医那一套的。”

  

  总而言之,我哥和我嫂的婚姻,平淡中暗藏着许多危机。

  

  走出围城

  

  一天,嫂子照旧去老师家里抄方。喝了老师泡的一杯茶之后,她感觉有点昏沉。毫无征兆地,老人一把将她抱住,柔润的吻印在她的唇上。她从来都不知道老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,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没有力气挣扎……事过之后,内疚和悔恨让嫂子逃出了这个屋子,她也发誓再不回踏进来半步。

  

  这么多年来,嫂子总觉得自己的婚姻好像失落了些什么,忙碌的生活和神圣的白衣之下,女人生命深处的饥渴被遮盖了。此刻,嫂子忽然尝到了性爱的滋味,她甚至,考虑逃离乏味无性的婚姻。

  

  我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依旧忙碌着。在之后的半年中,我哥丝毫不觉得老婆的性冷淡有何不妥,直到老婆拿出了离婚协议书,他才慌张。我哥戴绿帽子的事情全院早就知道了。大家议论得沸沸扬扬,到老头子那里去看男科的病人一下子多了起来,据说老人有壮阳固精的秘方,连医药公司都要出高价来买。

  

  恨不来的前妻

  

  �x婚后的嫂子很快就调到了另一所医院,并和她老师低调地结了婚。据说两人在结婚前还做了财产公证,我哥死活想不明白嫂子跟着他,到底图个什么?对嫂子,我哥好像恨不起来。偶尔他只是为嫂子惋惜:既然要找,干吗不找个更好的?跟着快入土的老头,你能好个几年呢?作为医生,我哥送走了一个个患者。生命的逝去,见得多了,心灵多少有几分麻木。爱恨情仇,弹指间灰飞烟灭,何必太纠结呢?

  

  我哥把自己的老娘从乡下接过来,平日里照顾孩子,他还是埋头在手术室里。我哥素来低调,离婚后更夹起尾巴做人。他资助了两个贫困地区的学生,还时不时帮补一些穷困的患者。我哥觉得没了女人,钱反而挺够花的,偶尔夜不能寐,就多排几台手术。

  

  嫂子每个礼拜都来接孩子去过周末,她看起来越来越妩媚了,好像重新回到了二十岁。

  

  我哥每次看到她都礼貌地打招呼,好像对待自己的患者一样。对我哥,嫂子的态度永远不温不火,男人好到这个份上,实在是让人没话说。嫂子常说:“你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,我看某某护士挺不错的,托人给你牵牵线?”嫂子这么说,我哥就呵呵傻笑一下,话题马上就转回到孩子身上。也许是出于亏欠之情吧,嫂子给孩子的抚养费特别多。孩子文艺演出等类的活动,嫂子总是会准时到场,她和我哥坐在一起,海阔天空地聊聊。我哥没两句话就扯到自己最近的手术,嫂子不再像从前那样毫不客气地打断他了。有时候,她还调侃两句:“等我哪天长了瘤子,还是请你开刀吧!”

  

  不得不开的刀

  

  事情还真这么凑巧,嫂子在单位的体检中发现胃里长了个肿瘤,肿瘤是恶性的,还好是早期。嫂子拿着片子来找我哥的时候,心里特别忐忑。她说自己还没有告诉老头子,也没拿定主意:开刀还是保守治疗?

  

  “当然开刀了!”

  

  嫂子默默地看着他,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人生最绝望的时候,还是我哥让她有安全感。她心里明镜一样清楚,一旦老头子知道她的病,一定会建议她保守治疗。开刀化疗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这种时候,老头子会给你端屎倒尿么?

  

  我哥看她不表态,一下子急起来:“你不做手术,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我跟你说,这个刀你开也得开,不开也得开!”

  

  嫂子还没看到我哥这么火过,他面红耳赤的样子好像要吵架一样。

  

  嫂子说:“开刀也行,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两件事:一呢,到时候我开了刀,动不了,最惨的时候,你别不管我。二呢,万一我不行了,到了最后的时刻,别给我送进ICU里去。我想有尊严地死去,最好死在家里。”

  

  “好好,只要你好好治,什么我都答应。”

  

  打吧、吐吧、骂我吧……

  

  嫂子的手术,不是我哥主刀的。外科医生有不成文的行规:不给自己的亲人主刀,太深的感情对手术没有任何益处。

  

  我哥请了自己的老师——本市最大医院的胸外科主任,又在术前把麻醉师和护士们好好请吃了一顿。手术中,主任带自己的两个学生来开刀。我哥只是个旁观者,但是手一直在抖。当手术刀划开嫂子的身体的时候,我哥感到一种锥心刺骨的惊惧。

  

  手术还算顺利,嫂子从麻醉中醒过来,看到我哥熬红的眼睛,她努力笑笑。后面的化疗才是真正的梦魇,嫂子属于对化疗药物特别敏感的体质,吐得昏天黑地。我哥的手上常是她的呕吐物,衣服也酸酸臭臭的。每次嫂子叫:“不化疗了,我要回家。”我哥就给她讲故事,讲无数个患者如何坚持化疗,走向健康的故事。单讲故事嫂子不信,我哥就一个个联系自己的老病人,让他们来病房给嫂子现身说法。

  

  那段日子,因为痛苦,嫂子才有机会听到我哥讲那么多话。这个木讷的前夫,其实是个很善于和患者沟通的医生。当嫂子成为病人时,她才发现原来我哥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。

  

  “肚子上的疤口这么长,丑死了。”

  

  “疤痕是外科医生留给病人永远的记念。你看,针脚是否匀称,缝合是否平滑,都很讲究呢。怎么会丑呢?这是艺术。”

  

  嫂子狠狠白了我哥一眼。人生病到这个份上,需求就变得非常简单。身体难受的时候,有个人可以给她撒撒气。吐得全身腥臭的时候,有个人帮她擦擦脸。

  

  疾病常常会夺走女人的尊严,嫂子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常常觉得自己是一具出了毛病的机器,或是供人参观的解剖人体。唯一把她当作女人看待的,恐怕还是我哥。擦澡的时候,我哥总是会很认真地帮她把帘子拉严实,一擦好隐私部位马上穿好内衣裤。这个举动让嫂子觉得好幸福。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之前会觉得性狂欢才是幸福,多么不堪一击的幸福,小小的癌细胞便会将其彻底摧毁……

  

  嫂子住院的这么多天,老头子没来过一次。他只让一个学生送了花篮和煎好的中药。

  

  “脑残,我都吐成这样,还能吃什么中药?”嫂子骂道。

  

  真正的爱情

  

  化疗的间隙,我哥把嫂子接回到家里住。我哥这边的家人们原来就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婚,以为是两口子不再分居了,便鞍前马后地伺候着。

  

  嫂子的心早已融化了。女人的心,最受不了患难中的温情。但是,她对我哥还是冷冷的,客气的。因为她放不下自己主任医师的架子。毕竟,她绝不会跟我哥认错的。我哥仍旧是低调而忙碌,对职称升迁毫无兴趣。嫂子说他胸无大志,他说我就是没出息的人啦,呵呵。

  

  有一天,孩子对嫂子说:“妈,我爸对你真好。我以后嫁人,也嫁爸爸这种。”

  

  嫂子说:“你爸对我好,因为我现在是病人。他对病人都好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。”

  

  女儿扑哧笑了:“妈,那你一辈子做爸爸的病人不就好了么?”

  

  ……

  

  复查的结果还算不错,嫂子半开玩笑地对我哥说:“我快好了啊,可以逃出你的魔掌了。”我哥很认真地说:“一次复查结果也说明不了什么,再观察一段时间吧。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,你想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  

  他那副冷静的医生腔调让嫂子有点生气:“死人,哼,我不走,就赖在你家养老!”

  

  给老头子寄去离婚协议书的那天,嫂子和我哥重新睡在一起。手和手摞在一起,幸福,还是悄然而至。嫂子35岁的时候,终于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。或许,爱情与性爱真是两个概念。在生死考验的底色衬托下,真爱是凡事包容,凡事盼望,真爱才会熠熠发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