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在纸盒里的戒指

  我不喜欢穿红着绿,也不喜欢敷粉施朱,未曾佩戴过什么首饰,包括发卡、胸针、手表等。有人说我素装素颜,不像个女人,也有人劝我要舍得为自己投资。他们说他们的,我过我的,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轻易被别人改变的。

  

  书柜最上层搁着一个略显陈旧的红色小纸盒。纸盒里面躺着我唯一的首饰——一枚“心”形黄金戒指。这是15年前丈夫送我的结婚礼物,价格好像是六百元左右。婚礼结束之后,这枚戒指就很少离开它的藏身之处。有一次,淘气的女儿把它拿出来当作芭比娃娃的头饰,结果给搞丢了。当时,我紧张与沮丧的心情可想而知,所幸,最终在楼道里把它找到了。失而复得的东西,总会让人倍加爱惜。我将它洗净,擦干,包好,装妥,放在了书柜上层。

  

  结婚十周年纪念日那天,丈夫执意要给我买一枚铂金戒指,理由是“人家的女人都有”。我拒绝了他的好意,告诉他:“我不羡慕别人拥有贵重物品,我需要的是一份内心的安宁和富足。当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坐一桌,热热闹闹地吃着红红绿绿的饭菜时,就不会去向往别人的幸福了。”

  

  一个热爱生活、怀揣梦想的人,他对本心的坚守、真我的保持,就是一种尊贵。我是从母亲身上懂得这个道理的。“即使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学!”母亲的声音,时时警醒我不能在饱食暖衣、安居乐业的生活中迷失了前行的方向。而今,我也常用“读书是最美的装扮”“丰盈的心灵是最能让一个人熠熠生辉的首饰”等话语来教导女儿。

  

  一枚戒指不会左右我对人生的看法。我并非不喜爱戒指,而是看重它被人赋予的与爱情、忠贞相关的内涵。

  

  谁不渴望永恒的爱情?谁不期待美满的婚姻?谁又不向往幸福的生活呢?踏实的日子比昂贵的戒指更值得珍重,充实的精神比丰富的物质更值得追求,美丽的灵魂比漂亮的外表更值得崇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