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和爱情有关的故事

  爱情的传说

  

  越剧《洞君娶妻》取材于民间故事,木讷老实的苦良恋上貌若天仙的邻家女孩芷兰,有心求娶,又恐遭拒,于是到桃源洞向传说中的洞君求助,喝下泉水幻化成俊朗风雅的洞君与芷兰相会,两人在卿卿我我中生发了爱情,许下终身之约。新婚之夜,泉水效应褪去,芷兰发现所嫁非人,从此一病不起。苦良不忍芷兰忍受病榻之煎熬,只得一再饮泉,以解她相思之苦。等芷兰得知真相,穿着亲手缝制的百帕嫁衣要嫁给苦良时,他已油尽灯枯,回天乏术。最终,苦良用生命写就了浪漫的爱情,芷兰嫁给了凄美的爱情,两人成就了人们口中唯美的洞君传说。

  

  虽然这是一出寓言剧,但是既浪漫又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,它像一面镜子,照出了苦良和芷兰错位的爱情影像。看似是芷兰追求不切实际的浪漫爱情,导致深爱着她的苦良一步一步陷入悲剧的深渊,从某种意义上讲,苦良何尝不是另一个芷兰?他明知自己和芷兰的差距,依然不惜借用泉水制造假象,博取芷兰的芳心,他们并无质的区别,若说苦良是芷兰的假洞君,芷兰就是苦良的女洞君。

  

  《洞君娶妻》是小剧场戏曲,主要人物只有两个,但是意蕴深远,极具戏曲张力,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解读。热恋者看到浪漫,失恋者看到凄凉;丈母娘看苦良可能会越看越满意,婆婆看芷兰也许怎么看都不顺心;有人说苦良用生命写就了浪漫,有人说芷兰最终嫁给了爱情……是悲剧?是圆满?是浪漫?是凄美?细思,不过是每个人心中的执念罢了。

  

  爱情的错位

  

  爱情往往被贴上唯美浪漫的标签,虽然现实证明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唯美浪漫,爱情也不仅仅有唯美浪漫,或许是人对美好事物的本能向往吧,即便再苟且再狼狈的日子,即便是落日余晖、晓风残月,也能发现它的独特,并赋之于美。正如人们说起梁祝,记住的通常是他们死后化蝶双飞的凄美,而忽略了他们生前被迫分离的撕裂和痛苦。在苦良和芷兰这段爱情里,他们各自在错位中品尝着爱情的美妙,而观众又在他们的错位中感动着、浪漫着。

  

  剧中的芷兰是个孤女,吃百家饭喝百家水长大,但苦难的生活并没有磨灭她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,芳龄十八的她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,爱思爱想爱做梦,渴望遇到风度翩翩、文质彬彬的解意郎君,与他两情相悦许终身,和他“执手并肩玉颈交”。可现实是,在桃源村,只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,只有白天想着耕田种地,天黑想着困觉生崽的农夫苦良。超越现实的梦想和追求,导致风流多情的郎君她魂牵梦绕,老实巴交的农夫她视而不见,尽管郎君只出现在她的梦幻里,而苦良夏日替她割稻谷,寒月给她送柴火,雨夜为她修屋顶,最终她毫不犹豫选择了浪漫的爱情,放弃了平淡的婚姻。

  

  难道说是芷兰好高骛远,不切实际,错把农家的炊烟看成瑶池的云雾?在这段错位的爱情里,芷兰确实不够坦诚。她没有坦诚地面对现实,在桃源村,并没有所谓的风流郎君,有的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庄稼人。她也没有坦诚地面对生活,吟诗诵月既不能让田地长出粮食,也不能把白布绣成花。她更没有坦诚地面对自己,日日吟诗、夜夜赏月的日子她可以过多久,三头五天,还是三年五载?那风流郎君除了为她吟诗画眉,还能为她做什么?

  

  两情相悦、心有灵犀的浪漫爱情是每个人心中的祈盼,柴米油盐、针头线脑的平淡日子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现实,追求爱情没有错,逃避现实却不应该。无论谁,面对爱情,面对生活,都得有足够的坦诚,才能丈量梦想和现实的差距,才能平衡浪漫和平淡的落差,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。而超越现实,一味地迷恋浪漫,在错位中不能自拔,爱情再美,都只能是镜中花,水中月,徒留一声吁叹而已。

  

  爱情的账单

  

  在剧中,苦良并不是一个无辜的爱情牺牲品,可以说他是这段错位爱情的主宰者,自导自演了这出悲剧,是他倾尽所有在支付他买不起的爱情账单。苦良和芷兰是近邻,从小一起长大,他爱慕芷兰,却不敢表白,在深知两人之间的差距,又对芷兰的情感追求也有几分了解的情况下,依然去桃源洞求助洞君,并且喝下泉水幻化成洞君的模样跟芷兰相会、表白。在他接受到芷兰对假洞君的情意后,并没有因此而醒悟,及时止损,收敛自己的情愫,结束这场单相思,反而错误地把芷兰对假洞君的感情转移到自己身上,欢天喜地地筹办着一场本不属于自己的婚礼。至此,低成本的单相思变成他难以支付的错位爱情。

  

  新婚之夜,揭开盖头,芷兰如雷轰顶,无法接受事实,亦无法面对苦良,明确表示自己心之所属非他苦良,欲嫁之郎亦非苦良大哥。如果此时,苦良将真相和盘托出,结束两人这段错位的爱恋,一切也还来得及。但是,苦良没有勇气坦白真相,是不敢在心爱的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?还是对生米已煮成熟饭将错就错抱最后一丝侥幸?心爱之人病卧床榻三月之久,苦良在床畔日夜陪伴,细心照料,,既无法赢得她对自己的半分感动,亦无法消减她对假洞君的半分相思。事已至此,情已到头,总该醒了吧?这个老实的庄稼汉面对这份爱情的巨额账单,明知超额度透支的情况下,依然拿身体做抵押,再次走进桃源洞。

  

  苦良又一次幻化为假洞君,他欲于洞君的身份劝解芷兰,让她明白苦良对她的情意,希望两人好好过日子。可是芷兰明确表示对他这个“温温热热实实在在的知心人”,只有兄妹情,并无男女情分,两人是邻里,这段婚姻不过是皮囊。这回如雷轰顶的是苦良,可是面对芷兰眼眸里溢出来的对假洞君的爱慕,他再次沦陷,拿生命买下最后的浪漫送给芷兰——以洞君的身份迎娶她,成就她所向往的爱情,给予她梦幻中的婚姻,哪怕只有一天。错位的爱情,买不起的单,透支的生命,注定是悲剧一场。

  

  爱情的结局

  

  美丽的童话经常告诉我们,后来公主和王子结婚了,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苦良和芷兰的结局如何,是比翼双飞化仙而去,还是生死相随共赴黄泉,不得而知。无论哪一种结局,苦良依然是那个苦良,芷兰也依然是那个芷兰,他们不会因为得知真相而变成对方理想的模样。芷兰嫁给了洞君,却不是她爱的那个洞君,该如何面对自己当初许下的誓言:“倘若背弃苦良要受惩罚,芷兰愿一人承担;若挣脱皮囊天理不容,芷兰逆天而行,无怨无悔”,“未尝片刻情滋味,纵然长寿又如何”。因为感动而接纳,因为内疚而勉强,这样的结局何尝不是另一个错位的开始?

  

  假如爱有天意,聚山川精华而成的泉水能再次显灵,让苦良不死,芷兰依然会选择嫁给他吗?没有了泉水的加持,苦良依然是那个手脚勤快的庄稼人,口笨舌拙的木头人,又倔又犟的老实人,她会喜欢他的老实勤快,会欣赏他的笨嘴拙舌,会为拥有百石粮食、百匹布、百两黄金的富足生活而幸福快乐吗?

  

  曾听过一个故事,女孩是家境殷实的独生女,男孩是一无所有的凤凰男,女孩看中男孩的老实、上进,主动追求,主动求婚,两人的婚事遭到女孩父母的强烈反对,但她义无反顾,认为爱情不应该拿外在的条件去衡量。她笑着出嫁,他含泪迎娶;她说图他好,他说感恩她不嫌弃。多年后,女孩成了家庭主妇,男孩做了成功人士,每回应酬的饭局他总是把她带在身边,端起的第一杯酒敬她,夹起的第一口菜放她碗里,说的第一句话感谢她,大家都为男人不弃糟糠之妻点赞,都羡慕女人有幸嫁对郎。但是他们却离婚了,女人提出的,她说,原来这不是爱情。

  

  错位造就�A梯,没有谁能忍受居高临下的俯视,也没有谁该梗着脖子仰视。爱情,需要站在同一个台阶,面对面,才看得清模样,感受到爱的气息。